现在位置:首页 » 品牌故事 »

豪雅:坚持百年的速度与精准的计时梦想

作者:上海高仿手表 ⁄ 时间:2013年01月18日 ⁄ 分类: 品牌故事 评论:0

我时常在想,如果爱德华·豪雅(Edouard Heuer)先生在世,当他目睹豪雅创造的一个又一个计时史上的“第一”,今时今日依然沿着自己初创时的既定方向不断突破;看到如今的家族第四代传人依然秉持着自己当年对于运动竞速、精准计时的激情与梦想,他会怎样地倍感欣慰?

1/10秒,1/100秒,1/1000,甚至1/10000秒这样的时间单位,对于平凡如我,每日吃饭工作睡觉、生活以小时为计的人来说,或许并无意义,充其量是偶而形容一段短暂得难以比喻的时间才调用的代名。但是请想像在另一个急速狂飙的世界,每个小得令普通人无法具象化的时间片段,都可能最终成为决定胜负高下的关键,成为车手们终身奋斗的目标。一个真实的例子,2006年11月4日Indy 500锦标赛巴黎冠军赛半决赛中,豪雅提供的精准到万分之一秒的计时设备测量出第一名马蒂亚斯·埃克斯托姆(Mattias Ekstr?m)以0.0002秒的微小差异险胜第二名海基·科瓦莱宁(Heikki Kovalainen),若以两位车手平均时速220英里为计,这意味着他们跨过终点线时距离仅仅相差1厘米!如此的计时精准度,让赛车与非赛车的世界都沸腾了······

故事最初的发端要追溯到1860年,一个叫做爱德华·豪雅(Edouard Heuer)、年仅20岁的年轻人,以十足的勇气果断坚毅地在瑞士汝拉山谷小镇St Imier成立了自己的制表作坊。这个人身上两个特征最为明显,一是对于钟表创新技术的痴迷;另一个则是对运动的热爱。1866年当他把工坊从St Imier移至Bienn,新邻居Henriod正在研发原型汽车,他敏锐地洞察到一个汽车和竞速的时代即将悄然到来。后来的广泛游历让他在世界其他国家亲眼目睹了人们对于赛车这项新兴赛事如何狂热,也令他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于是怎样提高计时精准度以迎合新时代到来,就成为他朝思暮想的问题。

1887年爱德华37岁,他为自己的发明“摆动齿轮(Oscillating Pinion)”申请了专利。这项可以被称为他一生“最伟大”的发明,机智地解决了一个瑞士传统制表的棘手问题:计时机芯平面离合结构中,离合轮、秒针轮和计时齿轮同在一水平线上结合或分离,必须对三个关键齿轮的运动方向角度和速度进行完好精准测算的问题,否则“跑针”现象在所难免。爱德华的解决方案是:把两个离合齿轮分别安装于一段轴柱的上下端,状似一只哑铃,一端实时与秒轮相连,另一端平时与计时秒针轮分离,但当计时功能启动时,齿轮柱稍微摆动与计时秒针轮啮合,如此计时秒针轮就与秒轮成功连动,完成计时功能。说得平实些,这个结构的功能就是连接或者切断发条动力与计时结构。其实想想两个轮的离合无论如何都比三个更便于设计、稳定可靠、切换更直接快速,由此延迟或偸秒的状态被降到了最低。立竿见影的效果是,启动计时功能的时间不超过2/1000秒……汽车时代刚刚拉开帷幕,这项发明无疑让豪雅站在计时技术的最前沿,也“注定”了日后品牌与汽车、赛车的不解之缘。

若干个十年后,在2010年品牌庆祝150周年的献礼之作Carrera 1887中,摆动齿轮与导柱轮与棘爪上链以及偏心调节螺丝的顶级配置,一同出现于品牌首款量产基础计时机芯Cal.1887中,誓将最优异精密的机械性能惠及普罗大众,当然这是后话和题外话。

1916年爱德华的小儿子查尔斯-奥古斯特·豪雅(Charles-Auguste)为世人展示了一个“时代奇迹”:Mikrograph 1/100秒实现了每小时360,000次振频、1/100秒的精确,遥遥领先于同时代18,000次振频精准到1/5秒的计时工具。豪雅家族第二代传人以同样敏锐的直觉和无畏的胆识,超额践行了自己设定的目标:生产比目前秒表精准5至10倍的计时器。正是这一突破,使得豪雅接下来连续成为1920年安特卫普、1924年巴黎和1928年阿姆斯特丹三届奥运会的官方计时器,迈入体育计时的新时代。

1958年家族接力棒转交于第四代传人杰克·豪雅(Jack Heuer),后来的事实反复证明,起初“并不想涉足”这份家族事业的他,其实绝好地继承了先人的预见性和开创性。当他敏锐地洞察到电子技术势必会对制表行业掀起一场变革,早早地他选择站到电子技术的阵营。1966年,他以世上首款精准至1/1000秒的Microtimer微型电子计时系统再次震惊世人,为豪雅开启了通向F1赛事之门。后来与法拉利车队长达九年的官方计时合作,与迈凯轮车队的官方企业合作伙伴关系,以及与几乎所有世界冠军车手的“联姻”皆起源于此。杰克先生也一直堪称借助体育营销的鼻祖和身体力行者。

直到本世纪初,豪雅以令世界叹为观止的1/10000秒计时系统,成为Indy 500赛事无可争议的计时仪表商,再次站上世界之巅。

然而这些微型计时系统的不断突破似乎并未令豪雅满足止步,这个血液里流淌着自我挑战特质的品牌,矢志将这种突破带入复杂机芯的精密机械领域,把时间在腕上也分割得愈发精细。其实这背后更迫切的现实需要在于,作为瑞士制表业高级俱乐部“高级钟表基金会”(FHH)的特权成员,豪雅一直期望为计时码表的质量和精度树立行业标准,这就需要他生产出至少比现有市面计时精度高出10倍以上表款,才能满足测评需要。所以进入21世纪的豪雅团队夜以继日研发推进高振频机芯,短短几年,完成了从普通4赫兹到1000赫兹的惊人飞跃。

2005年豪雅推出振频50赫兹的Calibre 360机械腕表,平衡摆轮每小时摆动360,000个半次,成就世上第一款能够显示1/100秒的机械腕表。2008年他推出世上首款能够计量1/10秒的机械腕表Grand Carrera Calibre 36 Caliper,回头填补了空缺。

2011年初亮相的CARRERA Mikrograph 1/100秒计时,则续写了几乎一个世纪前Mikrograph的传奇,不同的是这次搭载导柱轮机械机芯与飞返中央指针显示,并开创性地采用每小时28,800次(4赫兹)和360,000次(50赫兹)的双振荡器和双齿轮链传动装置。通俗来说,一只腕表,两个“心脏”,两个“内核”。如此以来,常速和高速彼此独立运作,互不影响。在90分钟动储的计时模式下,精准计时与轻松读时两不误。此外需要补充一下,这枚成功集成导柱轮结构的机芯还通过了瑞士天文台官方认证。

时隔不久同年巴塞尔上,豪雅几乎没有留给世人喘息的时间,再接再厉抛出Mikrotimer Flying 1000 —— 世上首款振频3,600,000次(500赫兹)计时精准至1/1000秒的机械腕表,比时下标准瑞士计时码表快125倍,无可撼动地确立了自己在精准计时领域的霸主地位。你能想像吗,当计时模式运作起来,纤细的中央计时秒针以肉眼无法捕捉的每秒10圈的速度在面盘之上飞旋的画面。最后众望所归地,它捧回素有“表坛奥斯卡”美誉的“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之“年度最佳运动表”奖项,成就了豪雅10年来共7次问鼎该项大奖。

2012伊始,正当表坛上下都在猜想在精准领域遥领世界的豪雅接下来会有怎样的自我突破时,不负众望地,MIKROGIRDER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带来振频7,200,000每小时、精准至5/10,000th秒或者1/2,000th秒的新概念!再次将人们已接受的所谓“极限”,在“不可能”的范畴不可思议地推进了一步。最重要的,这次突破的意义并不仅囿于精准度,而在于它完全摒弃了三个世纪以来被制表业一直奉为圭臬的惠更斯摆钟体系,创造出一个崭新的机械结构。

所谓摆钟体系由一个平衡摆轮和一组螺旋发条组成,遵循产生、储存、和调节能量的步骤,几个世纪以来作为钟表理论的逻辑基础,它不断被代代制表师修葺完善,却从未被抛弃。因为它的好处无可争议:稳定可靠美观,但局限也显而易见,重力影响,材料热膨胀影响,还有一点最致命:高于500赫兹的振频实际上无法实现!因此要想突破,只有摆脱旧有樊篱,一切从头做起,利用机械理论重建机械表的微调系统。既然3个多世纪之前惠更斯就是如此起步,那么今天的豪雅应该也可以!于是不断设想讨论实验到推翻再重新来过,这一切在豪雅位于拉夏德芳的研发实验室紧张有序地进行。

终于一个全新的微调机制应运而生:由“线性振荡器“凌驾于刀片式支架上以一个非常微小的角度飞快地做线形振荡(可以从面盘6点位置的开窗一窥究竟)。此“线性振荡器”其实正脱胎于品牌2010年推出的概念表Pendulum,革命性地首次将磁石物理特性引入制表领域。这振荡器的作用就相当于传统的摆轮游丝,通过不断产生和补偿位差实现时间在微小单位的分配。不同在于,传统手表圆摆可是通过螺旋游丝的位差能,以最大320度的角度制造力矩!所以要实现更小单位的时间切割,自然力不从心。

新机制带来的优势不胜枚举:比如传统螺旋游丝由质量导致的地球重力影响,这里不再成为困扰;高振幅产生的能量储存不足或摆频衰耗现象也不复存在;和去年Mikrograph一样的双振荡系统在改善动力储备问题的同时还大幅降低了磨损;同样的中央计时秒针在表盘上以每秒20圈的速率做螺旋桨运动! 期待与时间竞逐的游戏中,豪雅很快带来另一个惊喜。那句毫不浮夸的广告语所言极是:曾经是梦想中企及的精准,如今是豪雅呈现的未来。平凡如我未曾对时间的精细分割有着同样的梦想与偏执,但每每总是感动于这种不断挑战传统、战胜自我的坚持。把看似“不可能”变成一种“可能”,想必个中趣味无穷。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