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品牌故事 »

为您细述制表巨匠雅克德罗的皇室情缘

作者:上海高仿手表 ⁄ 时间:2013年01月18日 ⁄ 分类: 品牌故事 评论:0

从那沙泰尔神学院到瑞士钟表制造的顶级殿堂,皮埃尔·雅克·德罗(Pierre Jaquet Droz)放弃设定的人生轨迹转而投身于制表业,并且他把这独立制表品牌做到极致。作为传统的延续,就连品牌当下炙手可热的大明火珐琅等制表艺术,也都颇具贵气十足的皇家风范。


皮埃尔·雅克·德罗跨越了中国清朝康、雍、乾三个朝代

结缘钟表,斩获第一桶金

1721 年7 月27 日,皮埃尔·雅克·德罗出生于瑞士纳沙泰尔的拉绍德封(La Chaux-de-Fonds)小镇。17 年后,雅克·德罗便进入纳沙泰尔大学学习,主修神学专业。毕业后,在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按照预先设定好的人生轨迹投身到牧师职业的时候,雅克·德罗却做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决定——投身于钟表制造业。在旁人看来非常突然的决定,对于雅克·德罗自己来说其实并非突发奇想。在大学期间,他就曾与当时著名的内科医师和数学家尼尔. 贝尔努利(Daniel Bernouilli)一同在巴塞尔学院上课。之后,雅克·德罗回到拉绍德封,对钟表制造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和热情。当时的钟表制造业只是瑞士的新兴产业,尚未形成气候,正逐步开始建立,不过,雅克·德罗凭借其出色的技能以及坚持不懈的精神,从众多钟表匠中脱颖而出。雅克·德罗通过自身的钻研,将当时采用的很多不同的钟表部件进行了完善,并开始尝试在钟表内融入和谐的钟声和数根乐器管。虽然这种尝试最终没有获得成功,但这份经验却也为他来带不同的钟表设计灵感,那就是通过膨胀系数不同的两种金属的融合来使钟摆可以免上发条。


雅克·德罗凭借自己的努力积累下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很快,雅克·德罗对于制表的天分以及热爱便在当地传开。当时纳沙泰尔的地方首脑、人称“ 爵爷元帅”的凯斯爵士知道他的事迹后,鼓励雅克·德罗带着他的作品前往西班牙参拜费德南六世国王。经历了长途跋涉到达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之后,雅克·德罗受到西班牙皇室的隆重接见,并且将随身携带的钟表作品一售而空。也正因为如此,雅克·德罗积累下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中国人喜欢成双成对、绚烂华丽,雅克·德罗就在自己作品中融入对称的元素,并用艳丽的珐琅、圆润的珍珠、炫目的彩色料石等作为制表的材料和装饰

制表圣手,广受宫廷热捧

凭借在西班牙获得的财富,雅克·德罗得以全力以赴制作自己的钟表和一直惦记在心的自动机械人偶装置。1774 年,雅克·德罗与自己的儿子和徒弟一起创建了Jaquet Droz & Leschot 钟表店,并在伦敦Bartlett 大厦开设了工作坊。此时,正逢中国的“康乾盛世”,特别是当朝的乾隆皇帝对于机械钟表尤其热爱。正是在雅克·德罗的制表才情开始崭露头角的1758 年(乾隆二十三年),乾隆皇帝发布一条诏书:“向年粤海关办贡外,尚有交养心殿余银,今即著于此项银两内办洋货一次,……,金线、银线及广做器具俱不用办。惟办钟表及西洋金珠奇异陈设并金线缎、银线缎或新样器物,皆可不必惜费……”一国之君利用诏书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喜好,其下人等自不敢怠慢,各地搜寻机械方面的能工巧匠。

虽然已经获得了相当高的声誉,但雅克·德罗丝毫没有将此作为生意来做,仍然醉心于钻研创新的技术。也正因为这样,在当时很长一段时期内,雅克·德罗始终是各国皇室贵族的座上宾。当时中国社会的繁盛以及皇宫对于机械工艺的追捧,使雅克·德罗开始注意向中国投以关注。雅克·德罗通过当时在中国广东开设贸易公司的合作者来了解中国人的喜好。比如中国人喜欢成双成对、绚烂华丽,雅克德罗就在自己作品中融入对称的元素,并用艳丽的珐琅、圆润的珍珠、炫目的彩色料石等作为制表的材料和装饰。这就是被我们经常提及的“中国市场表”。

皇室成员对于雅克·德罗作品的认可,乾隆皇帝之外,法国路易国王十六世(King Louis XVI)和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Antoinette)也是其忠实拥趸。就连当年“初出茅庐”在西班牙皇室出售的作品,至今都被展放在马德里和维拉维奇奥查的宫殿里。


现存于北京故宫的藏品中,出自雅克·德罗大师之手的就有不下十件 

自动机械,留下百载杰作

雅克·德罗为此专门制造了投放中国市场的钟表模型。同时,曾因故一度搁置的自动机械人偶装置也在这一时期发展成熟并逐渐浮出水面,其中就包括最为著名的三种自动机械人偶:书法家,画家和音乐家。随后,事业蒸蒸日上的雅克·德罗又在日内瓦地区开设当地第一家钟表店。也就是在这里,诞生了至今仍在拍卖场屡获高价的鼻烟盒、报时表、音乐报时鸟等小手工制品。

曾经有多少件雅克·德罗作品传至中国宫廷,已经无史可考,不过至少现存的故宫藏品中,出自雅克·德罗大师之手的就有不下十件。在诸多成就之中,雅克德罗对“鸣鸟机械钟”的革新是其对钟表行业发展最为重要的贡献之一。在18 世纪80 年代以前,鸣鸟机械装置并没有与钟表联系在一起,并且通常都是配备一个笨重机械管风琴装置。而雅克·德罗通过与合作伙伴的密切合作,发明出一个利用可以滑动的活动阀门来发声的鸟鸣装置,使整个设计装置进一步小型化,为歌唱机械鸟技术带来革命性突破。不仅如此,雅克·德罗还把这一革新成果巧妙地运用到小型钟表上,制造出技巧实用的鸣鸟音乐钟,广受喜爱。

雅克·德罗所制造的“鸣鸟音乐钟”通常由三部分组成,即钟体基座、计时模块和自动机器鸟模块。长方形基座内装设有控制机械鸣鸟活动以及鸣叫发音的机械装置,此装置通过杠杆系统与钟体顶端的机械鸣鸟内的不同机关部位相连。钟体底座内装设机械钟表机构,钟体后壳可以打开,其内有上弦孔及两套单独主发条动力源分别供应钟表走时和自动机器鸣鸟所需的能量。钟表顶端立的机械鸟,鸟身为铜质,外部采用彩色羽毛装饰,鸟嘴采用牙质。钟表底部的启动装置开启后,机械鸟的身体开始左右摆动,伴随着翅膀的扇动,张嘴发出婉转的鸣叫,栩栩如生。为了更好地控制鸟鸣,钟体上还同时设有停止阀门,可以随时控制机械鸟的“鸣叫”。由于是专为中国古代宫廷所打造,因此除了鸟体采用鲜艳的颜色和珍贵的材料以外,鸣鸟钟通常也是成对存在的。故宫博物院现存的5 只鸣鸟音乐钟,其中就有4只是成对存在的。


过梁鸣鸟提钟,极为罕贵及精致之镀金黄铜珐琅鸟笼座钟,鸟笼内有一对鸣鸟,中间为一个喷泉 

现代制表,承袭皇室风范

当年的报时鸟让中国以及欧洲宫廷叹为观止,如今的雅克·德罗制表厂则以精心保存的独有手工技艺将这一珍贵历史传承下来,并发扬光大。就在今年,雅克·德罗在巴塞尔表展上推出了三款装饰艺术杰作,象征吉祥的飞鸟被制表师傅以多种艺术形式分别表现在表盘之上。

从纯粹的自然主义到神奇的抽象图案,从古老的雕刻、微绘工艺到现代艺术的全新表现,从欧洲宫殿到当代大都会,这些独特表款继续讲述着雅克·德罗的传奇。

时间是一条没有起点也永远没有终点的直线,钟表的魅力就在于能够超脱出人们思维所及的时空,将一段历史铭记并使其延续不息。雅克·德罗先生在世的时候或许也不曾想到,他的作品会在几百年之后仍然受到世人的敬仰。或许,这也就是历史留给我们的一道谜题吧:一个从未到过中国的瑞士制表业的先驱,却通过自己的伟大作品在中国大地上留下了一条时间跨度长达两个世纪的深刻足迹。沿着这道足迹逆向而溯,我们俨然看到一位正在赋予一堆金属以生命的艺术大师。 

目前有 0 条评论